-电竞言情小说甜文「推一本披着电竞皮的砂糖言情文内心戏西点师X颜值担当职业选手」

电竞言情小说甜文「推一本披着电竞皮的砂糖言情文内心戏西点师X颜值担当职业选手」

为了向神圣的农药部落显示自己的虔诚,姑娘的电竞言情文推荐又来了,今天是甜甜的小姐姐vs龟毛小气却长着一张帅脸的职业选手,长度适中适合睡前阅读,对胃口的虫子大人们千万不要错过哦~

比心~

推荐书名:《以后少来我家玩》

作者:栖见

关于嗑书之前的一点点剧透:古有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现有一次踩脚引发的爱恋。女主由于某种原因,踩了龟毛男主的白鞋,从此两人精神结仇,开始了一系列针对。女主发现男主就住在自己对面,还是自家爸爸投资的职业战队一员,就借着特殊身份给男主穿小鞋。只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一对一见面就炸毛的男女,相处久了之后,也生出了难掩的感情。

男女主的故事节奏:男主是职业电竞选手,女主是归国的甜品师,开着自己的网红甜品店。两个人因为一次踩脚结“缘”,然后开始各种针对对方,随着相互使绊子的同时,也加深了彼此的了解。女主开始越来越喜欢游戏,以及带有精神光环的男主。基本感情节奏算是两边同时开始,心动和试探也都很细腻,有甜无虐哦~

推荐片段:

1、一脚踩出男盆友

喻言和汤启鸣恋爱谈的花前月下轰轰烈烈抵死缠绵。

汤启鸣也算是系里半个风云人物,浓眉大眼白皮肤,一笑起来宛如春风拂面,还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每天都能收到情书是一点都不夸张。

喻言大学在意大利读,和他不是一个学校,但是她闺蜜是,她毕业回国,去找闺蜜玩,一不小心和他撞了个满怀,手里一杯珍珠奶茶全洒在了男生白衬衫上。

喻言抬起头,错愕的看看他,再看看他白衬衫上的奶茶渍。

珍珠软趴趴的挂在上面,慢悠悠往下,在洁白的布料上滑过浅棕色的一道,然后啪嗒一声,掉在了那双干干净净的白色球鞋上。

他穿着校园男神标配的白衬衫,清爽短发,皮肤很白,手指很好看。

鼻息间似乎还留有他淡淡的洗衣剂清香,喻言少女心扑通扑通地跳。

两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三天熟悉,三个星期暧昧,三分钟告白,三个月交往。

最后三秒钟,用来分手。

原因无他,错就错在汤启鸣他是个宅男。

单单只是宅男也就算了,他还是个,女友诚可贵,洗澡价更高,若为联盟故,二者皆可抛的中毒患者。

这个人,打起游戏来,可以不理人,不洗澡,邋遢成一坨瘫在电脑前,蓬头垢面油光满面的坐一天,甚至完全忘记了两个人还在视频这档子事儿。

偶像有一个,是个好像游戏打的非常好,叫江御景的。

喻言觉得好奇,干脆也偷偷下了个英雄联盟,没告诉他,只是留意了他的区服和ID,直到今天才偷偷建了个号,问他可不可以带她玩。

汤启鸣挺乐意,带她打匹配,还问她要不要来歪歪。

跟他一起打的队友们看见喻言,歪歪里一阵调侃。

队友A吹口哨:“鸣神又带了个妹子。”

队友B啧啧出声:“可惜不能选两个辅助,不然鸣神包二奶不是美滋滋。”

喻言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关键词和话里的意思完全可以直接捕获,就听见汤启鸣开了麦,一口男神音,还自带混响的。

“别瞎说,都是妹妹。”

喻言:“……”

妹你大爷,7017年了,你丫还在认妹妹。

同队果然还有一妹子,声音软,ID萌,张嘴闭嘴鸣神小哥哥,娇滴滴撒娇。

喻言操作着自己随手选的一个笨笨重重好大一只,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小人儿到处乱走,再看着那妹子胸大屁股翘的英雄,一路跟着汤启鸣卖萌撒娇。

然后喻言听着队友们的调侃,就知道了这姑娘的角色之所以长得好看是因为她有皮肤,而她这个皮肤是她的鸣神小哥哥给她买的。

喻言深呼吸,再深呼吸,强压下心里的火气。

压个屁,压不住。

干脆直接拔了电脑电源,打电话,挂断,发微信,分手。

一气呵成,都不带停顿的。

她想起汤启鸣那件有着清新洗衣剂味道的白衬衫,还有那双干干净净的白球鞋。

平时宅着像个要饭的,出门的时候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人模狗样,原来是为了撩妹。

女生抱着膝蹲在街角,也不顾路人探究的视线,眼神直勾勾的穿过斑马线,盯着街道对面。

红灯闪烁,绿灯亮起,对面的人群或缓慢或急促的走过来,喻言眼神发直,眼角余光却扫到一抹熟悉的颜色。

她一愣,视线聚焦,看过去。

一双白色球鞋。

鞋面刷的很白,甚至连鞋跟侧面都干干净净的一丝不苟,连点灰尘都没有。

那双鞋此时正踩在斑马线上,不急不缓,一步一步,走过来。

喻言无意识地站了起来,走过去,靠近了一步。

白球鞋过来了。

白球鞋慢悠悠,和她擦肩。

白球鞋马上就要走过去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电光石火之间,只见喻言眼神呆滞却反应极快,下意识抬起腿来,鬼使神差地,啪叽一脚踩过去了。

不偏不倚,正正好好落在白球鞋右脚上。

白球鞋步子一停,站住了。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她垂着眼,抬起脚来。

干净的白色球鞋上一个清晰的浅灰色鞋印,突兀又显眼。

喻言:“……”

喻言刹那回神,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

她像个机械制造一样,脖颈咔嚓咔嚓一寸一寸的往上抬,抬了一半,又低下去了。

不敢抬头,太羞耻了。

喻言涨红了脸,脑袋低的快埋进土里了,小声呢喃了一句对不起,甚至没敢看对方是什么反应,长什么样,转身撒腿就跑。

直到狂奔出去一条街以外的街口,喻言才敢停下来,她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气,想想自己刚刚的行为,觉得自己好像魔怔了。

神经病啊,怎么就踩上去了?

2、很皮的操作

隔了一天便是周末,店里一周最忙的两天,喻言直接冒着失去一个完美合作伙伴的风险把安德的手机号拉黑,说到做到,约上闺蜜排毒去了。

她出门出的早,干脆直接去季夏公寓找她。

高级公寓住宅楼,一楼玻璃大门需要刷卡进。

喻言回国小半年,跑季夏家勤快的门口门卫小哥都已经认识她了,甚至还在这里小住过一段时间,看见她在玻璃门外招了招手,门卫小哥便也直接过去帮她开了门。

喻言走进来,笑着跟他道了谢,刚好叮咚一声轻响,电梯到了一楼。

快走了几步,就看见斜对面的电梯门开了一半,门前一个男人迈开步子走进去了。

有点眼熟的侧影一晃而过,喻言恍惚了一下,没来得及多想,赶紧小跑着过去趁着电梯门没关钻了进去。

她一进电梯,抬起头,就愣住了。

电梯里,男人清冷站在那里,唇色很浅,漆黑眼眸懒洋洋垂着看她,眼底有淡淡青色。

他今天穿一件连帽白卫衣,显得他皮肤更加苍白。

电梯门在她身后缓缓闭合。

喻言:“……”

真是阴魂不散孽缘不浅,怎么在哪里都能遇到他。

喻言垂眸再次下意识看向他的鞋,黑色vans经典款。

一个礼拜遇见了他三次,这个人的鞋倒是没一次重样的。

她强忍住想把他拽着头发丢出去的冲动,假装漫不经心毫不在意完全没认出他来的样子转过头去,背对着他。

封闭的金属盒子里一片寂静,电梯开始缓缓上升。

喻言视线落在右侧电梯楼层按钮上,两排长长的按钮,孤零零只亮着一个18层。眼珠转了一圈,她背对着他,很慢眨了眨眼。

往旁边走了两步,喻言右手食指伸出一根,不慌不忙地,把从第9层开始往上一直到第18层中间的全部楼层,一个一个按亮。

等她连着都按完,电梯刚刚好停在9楼。

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

喻言垂手,扬了扬下巴,唇边勾起一抹微笑,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出了电梯。

而她身后的电梯里,江御景看着从9到18亮了一整排的按钮,沉默了。

一报还一报。

该来的还是来了。

3、加微信

MAK战队的上单同志神色凝重:“景哥,你这样是追不到妹子的。”

“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胖子慢悠悠,“‘你现在就给我把你的屁股从我的椅子上挪开’‘以后AD你来当’‘我现在想打死你’这种画风是追不到妹子的。”

江御景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但是作为两年队友培养出的默契以及对于他尿性程度的了解,上单同志秒懂了,这是示意他说下去的意思。

“景哥,追妹子肯定是要对症下药的。”胖子压低了声音,“尤其是像我们喻妹这种,平时看着好像挺精明的,但是这档子事儿上,呆哇?呆的。”

江御景不动声色瞥了一眼远在客厅另一端沙发里窝着的人,确定她毫无反应。

食指轻敲了两下桌面:“说重点。”

“所以拐弯抹角的那种是没有成功率的,必须要直白一点,并且循序渐进,从每天发发微信,道道早晚安开始。”上单同志总结。

终于听到了一点实质性的建议,江御景抬了抬眼:“发微信?”

“对啊。”

“你也有她微信?”

胖子也愣了:“你没有吗?”

一直在对面听着的浪味仙:“你们俩没加微信?”

小炮:“啥微信?言姐微信?你咋到现在还没有?”

“……”

江御景:?

意识到整个MAK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喻言的微信这件事以后,男人瘫着脸想了想 ,站起来走过去,坐在旁边单人沙发上。

喻言正在看录像,江御景微微侧了侧头:“FOI的?”

“嗯。”喻言点点头,“我昨天在店里碰见SAN了。”

江御景一愣:“什么?”

喻言抬起头来:“FOI的那个SAN,订婚宴那天没看到他人,昨天见到了。”她回忆了一下,皱起眉,“怎么说呢,就是觉得,这人看起来就给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她这个评价让江御景笑出声来,懒洋洋的伸直了腿:“对啊,好害怕。”

喻言瞥他:“我记得有人前不久还和人家打过架啊,还被禁赛。”

江御景不置可否,抬了抬眼,突然问她:“你想挖权泰赫?”

他话题转的太快,喻言茫然,眨眨眼:“没啊。”

“哦。”他出了口气,“那——”

“我只是很喜欢他的桃花眼。”喻言拿起桌上牛奶瓶,喝了两口。

“……”

江御景一口气憋回去了,卡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

视线扫了一圈,最终落在她手里的那瓶草莓牛奶上。

“我记得——”他慢悠悠地,“我是不是说过以后你别想再动我的草莓牛奶?”

喻言装傻:“什么时候?”

“就在你说你想再踩我一脚的时候。”

“景哥。”喻言深吸口气,“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江御景目光一顿:“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

喻言鼓了一下腮帮子,委屈巴巴地哦了一声:“那我转账给你。”

“微信转我。”江御景立马道。

喻言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两个人扫码加了微信以后,喻言点开他的对话框,问他:“我转你多少钱?”

男人勾起唇角:“我算不清。”

喻言一噎:“我也算不出。”

“是吗。”江御景重新靠回沙发里,举着手机,懒洋洋地,“那就算了,你别转了。”

“……”

4、喂糖

正式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最后一场练习赛,MAK战队的新阵容终于取得不错效果,小炮松了口气,虚脱般地躺在椅子上往下滑:“明天不赢FOI老子直播**,血洗我不敢上贴吧之耻,我才是LPL第一中单!”

苏立明敲了下他脑袋:“就你那五毛钱英雄勺还敢膨胀。”

胖子食指交叉活动放松着手腕:“你看景哥现在维鲁斯多稳啊,能不能跟着学学啊,输出终于比浪味仙高啦,可喜可贺。”

江御景没说话,倚靠进椅子里单手撑着下巴看数据,皱了皱眉。

小炮伸长了脑袋探过去看,想了想,又去翻了翻江御景最近几天的对战记录。

满满的一长排,时间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早上十点,中间几个小时的空白,又是下午两点到第二天早上。

有点拼。

小炮有点呆,抓着头发想了想,刚想叫江御景,视线一偏对上了后面the one的视线。

娃娃脸和白毛少年对视十秒,PIO张开的嘴巴闭上了,扭过头去截了两站对战记录的图,发给喻言了。

the one露出了一个欣赏的眼神。

五分钟后,江御景手机振动,收到了一条微信。

他刚开始没理继续看数据,等了几分钟,才缓慢的拿起手机来,划开看。

微信内容挺简单,来自某个小仙女。

【某不知名小仙女:给老子过来。】

江御景挑着眉。

今天这个不知名小仙女,好像有点暴躁。

唇边弯了弯,他把手机揣进口袋,滑开椅子站起来出去,走到隔壁,敲门。

他刚扣了两下,门唰地就开了。

喻言穿着条白睡裙,一手拿着手机,头上戴着个毛绒兔子耳朵的发箍,下巴上还沾着点没洗掉的面膜。

她抬起头来,表情很凶的瞪了他一眼:“一天睡四个小时?你是神啊你?”

“三个小时。”江御景纠正她。

“……”

喻言磨着牙,转身直接进屋:“你今天晚上就在这给我老老实实睡满十二个小时,明天早上九点之前别想碰你的鼠标键盘一下。”

江御景安静听着她发脾气,没说话,也跟着进去,顺便带上了门。

虽然喻言对于隔壁已经熟的像是进自己家门一样了,他却只来过她家一次。他刚进来,喻言那边已经从鞋柜里抽了双男士拖鞋,动作不是很温柔的丢在他脚边。

江御景弯下腰去换鞋:“你家为什么有男士拖鞋?”

“因为之前喻勉一直住在我家。”喻言头都没回。

江御景想起之前那个抿着嘴巴眼神又渴望又痛苦的看着他说‘姐姐是我的’,最后还是纠结挣扎着问他能不能和他拍张合照的少年,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多么愚蠢的问题。

房子里只开了厨房吧台的小灯以及壁灯,光线很暗,和基地看起来差不太多的格局,暖色调墙纸,沙发后面壁灯的色调晦暗又柔软。

喻言径直走进屋子,然后啪叽一下,拍开了客厅吊灯。

明亮的光线顿时涌入视网膜。

江御景有点遗憾,不太爽的啧了一声:“你为什么要开灯?”

女人嘴巴还鼓着,语气依然不太友善:“我为什么不能开灯。”

“因为我不喜欢。”他垂着眼睫看她,“刚刚那个光线很适合接吻,现在这个太亮了,就有点烦。”

5、赢了换戒指

旁边有人吹口哨的声音响起,喻言后退了一点点,稍微撤离,脚跟落地,勾着他脖子的手没放,只仰头看着他:“洛杉矶一点都不好玩。”

江御景眸色有点暗,微微垂着睫:“我不是去玩的。”

喻言仿佛没听见,继续说:“漂亮妹子也没多少。”

这次,他听懂了,只挑了挑眉,没再说话了。

喻言鼓了下腮帮子:“而且身材太丰满了,性格也太奔放,不适合你这种类型的。”

江御景弯起唇角,问她:“我是什么类型?”

她秒答:“你是除了我以外没人能忍受得了的类型,随便换了拿个妹子一个礼拜你就要被甩了。”

江御景低垂着眉角笑出声来,“哦”了一声。

喻言皱起眉来:“你笑什么呀?我在跟你说很正经的事情呢。”

他点点头:“行,你说。”

她咬着嘴巴里的软肉说:“你到那边去要乖乖的,不许跟别的女生说话,外国妹子再美胸再大也不准看,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不准不睡觉,就算没时间打电话发信息什么的,每天也都要想我。”

喻言念叨了一大堆,看着男人只渐渐扩大弧度的唇角,手臂收回来,不满地戳了戳他胸膛:“我们要分开一个多月了,我们在一起才几个月,就要分开一个月了,你怎么一点舍不得的表现都没有呀?”

江御景没说话。

黄浦江上游船挂着彩灯,两边建筑群光影斑驳,映在她脸上有明黄的奇异色调染上她毛绒绒的卷翘睫毛。

男人垂着眼睫,就那么仔仔细细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上身缓慢弓低,修长的手指下移,缓慢勾起她柔软的手,指间捏着的东西,从她手指指尖开始,一寸一寸向指根推下去。

喻言垂下眼去看。

纤细的银色戒指穿进她指间,上面有一颗颗小小的钻石在光线下折射温暖光影。

他捏着她的手不肯放,指尖先是落在她手腕链子上挂着的那个小巧的锁上,而后修长手指一翻,十指相扣,和她紧紧交叠在一起,头微扬,亲上她饱满光洁的额头,

“说好了的,赢了换成戒指。”

可能是荣耀大神没有感受到我的虔诚,今天一直让我遇到挂机兄弟,心疼自己三秒钟。

希望大人们各种顺利~

端午安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