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最后的战役「2010G7可能是科比生涯最被高估的战役」

科比最后的战役「2010G7可能是科比生涯最被高估的战役」

在分析这场比赛之前,仍然有一些细节需要提前说明一下:

帕金斯缺席了G7,顶替他的拉希德单论水准难分伯仲。前者是更好的终结者和篮板保护者,也有更好的顶防能力;后者能提供中远距离的射程,还能打低位,以及靠臂展提供好的协防。但是帕金斯伤了肯定是砍了绿军的轮换,绿军本来保护篮板就成问题,全队最好的篮板手不打影响只会更大。

绿军G7被爆篮板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他们只能在投篮把握度上多做文章,首发除了隆多都能兼顾投篮和传球能力,因此能够围绕雷阿伦,皮尔斯和KG打一些不错的无球战术,隆多反击能够自行推进,论进攻套路还是很清晰的。

湖人空间不好,费舍尔和阿泰频繁被放,科比倒是牵制力出色,但缓解不了湖人的问题。湖人最后往里杀是可以预料的结果,他们在外围跳投的把握度上远逊绿军,但更强的侵略性和进攻篮板拼抢在数据里也体现出来了。

可惜是绿军的空间在当年已经够好,但打湖人这种最好的防守球队可能还是不够用,雷阿伦状态不佳,KG射程到不了三分线,隆多被放也让他们很头疼。

于是最后比赛的情况就变成了:两个队一个队空有侵略性没跳投把握度;另一个队几乎没什么侵略性并且跳投没有非常准。身体对抗更激烈是必然的结果,加上两个队的历史恩怨以及双方球痞不少(科比,阿泰,隆多,皮尔斯,KG,拉希德),比赛很容易针锋相对。

然而nba现在最好的球队可以在25尺外就解决问题——火炮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短兵相接?以及,如果不是詹姆斯的手肘伤病和场外困扰,和湖人打的本该是骑士,后者才是当年最好的球队。

下面来看看这场比赛结束后很多舆论方面的问题,结合当时比赛看看是否言过其实:

1. 本场比赛防守强度极大,双方身体对抗激烈;

这句话是对的,两个队的进攻效率分别只有100和95,并有大量的罚球和进攻篮板;加上两个队具备丰富大赛经验的球员太多,这场比赛成为了球痞之间的较量。两个队的防守都很有针对性。

绿军针对湖人阵中没有真正的可靠射手,对湖人的挡拆进行了严密封锁,上线夹击,反正三个内线轮换在16尺外投篮都不可靠;外围贴身防守科比,顶着干拔轻便,想轻松突破没那么容易;射手一律不管,集结重兵围剿篮下。

湖人的防守也很棒,费舍尔年事已高会被速度型控卫疯狂打爆,科比接管隆多——隆多是绿军外线轮换里投篮最差的球员,科比在隆多无球时可以参与协防。由于隆多没投篮,那时候绿军就是靠弧顶发牌 雷阿伦和皮尔斯的无球能力来做文章,加内特和拉希德都能牵走内线,科比的篮下协防会很有价值。

2. 蜗壳在比赛中被重点盯防,受到大量包夹;

这句话是对的,但也仅此而已了。事实上由于双方空间都不好,所以对持球人包夹家常便饭。挡拆夹击持球人,对突破到篮下的球员坚决包夹。这几乎是所有球队都会做的事情,其实这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KG和拉希德不是弱智,不会为了加索尔和奥多姆的外围跳投能力而放弃篮下阵地。

而事实上,绿军对科比的单挑包夹很少,以雷阿伦的贴身单防为主,但科比前三节太上头了,频频在所剩时间较多的时候迎着防守人强投,这和绿军的防守策略没关系。科比自己的心态没调整好。

3. 蜗壳这场的表现怎么样?

先说表现好的方面:篮板保护不错,因为对位隆多的关系,科比会往里走协助球队保护篮板,拼抢非常积极;球队第四节的落后的时候一个大回环 急停中距离稳住了局面,末节独得10分;

不好的方面:全场24中6,前17中3——恰好也是湖人全场最被动的时候,某种意义上让球队陷入了大比分落后的局面;前三节不明白球队的优势点,执着于外围的高难度强投;球队第三节末追回比分和他没关系(或者说这个时候科比不出手就是对球队的最大帮助);全场尝试造犯规4次失败3次,充分说明了科比这种老派球星在G7这种重大比赛里也会寻求简单得分机会,这件事情是非常常见的;

总之,蜗壳这场除了15篮板几乎没什么可以表扬的地方,湖人34.1%的efg已经够低了,科比25%的efg更为惊悚。而且从场面上来看,有很多出手并非“时间快到了我必须要出手”“球队打不开局面我需要来个强投”。可以这么讲,如果不是绿军得分爆发力实在太差(雷阿伦的狗屎表现得背首锅),以及湖人的内线底子确实够好,这比赛应该第三节结束我们就可以看到绿军欢庆了。

4. 湖人和绿军的竞技水平;

说实话不咋地,有希望和18年竞争“近10年水平最差总决赛”,当然问题不出在湖人身上,出在绿军身上。

简单翻一下从09-10赛季到18-19赛季进入总决赛的10组对决,有6个赛季最终的冠亚军的净胜分都进了联盟前5,其余3个例外是11小牛第8,17骑士第6,18骑士第15。而10湖人是第3,绿军则是第12。从这个角度来讲,10总决赛双方球队的强度是过去10年第2差的,不过这也没什么意外的,湖人阵容老化,常规赛需要科比频繁在关键时刻救场才能赢球;绿军老化则更为明显,完完全全退化成了跳投队。

两个队晋级之路也很有意思,湖人在西决遇到了实力和他们接近,常规赛净胜分则还高于他们的太阳。那年的太阳还是纳什时代少见的季后赛极其难缠的时候(感谢金特里),湖人依靠科比不可思议的表现和阿泰G5的幸运补篮晋级。

绿军先后淘汰了净胜分第2的骑士和净胜分第1的魔术,这种下克上的例子在历史上也难有前例。拜詹姆斯的伤病和场外麻烦,绿军完成了逆转。打魔术则更加离奇,他们早早取得了3-0的领先,最终不费周折的晋级。

注:魔术首轮在霍华德场均10 9 5.5犯规的情况下横扫了新兵蛋子山猫,次轮横扫老鹰4场赢了101分,而后者的净胜分常规赛联盟第7,所以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搞砸了东决,可能要感谢卡特和刘易斯的卧底级演出。

作为旁观者,我们很容易理解,当湖人和凯尔特人这两个nba历史上最大的冤家在总决赛第12次聚首时的那种激动的心情,尤其是两者晋级的方式都是那么波澜壮阔——伟大的个人表演/难以置信的underdog翻盘。也很能理解场上同时出现了那么多未来名人堂级别的球星所给比赛带来的附加意义,2010年总决赛绝对是nba历史上的一个风向标,自那届总决赛后,再也没有哪一届,像2010年那样充斥着如此多的对抗,火炮时代来临,重兵把守篮下的策略将会被百步穿杨的射手惩罚。

只是,2010年总决赛,确实被夸大太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